藝術家
  在行動之
  大許問水7
  文/羊城晚報記者 何偉傑
  廣州直飲水工程
  早在2009年,廣州市和河源市政府就簽訂了《萬綠湖直飲水項目》合作框架協議,但為何“倒騰”了多年,說好的直飲水仍停留在規劃紙上?全國政協委員許欽松上月初就直飲水問題赴河源調研,牽出直飲水工程的多個疑問。河源方面“訴苦”,直飲水工程遲遲未能推進是被“卡”在用水配額上,事實是否真的如此?
  近日,許欽松帶領“問水團隊”到負責用水配額制定的主管單位——廣東省水利廳調研。廣東省水利廳廳長林旭鈿聯合負責工程設計的廣東省設計研究院首度詳細披露了直飲水工程多年進度的“浮沉”史,並坦言目前困擾直飲水工程進度的絕非“用水指標”問題,而是各大受水城市對引進直飲水是否真正具備積極性。談到廣州直飲水工程何時能動工?他毫不諱言:“2016年能動工已經是超尋常。”
  問題出處
  直飲水明年能到廣州嗎?
  河源:用水配額受限,還在省里走立項程序
  在今年廣東省十二屆人大二次會議上,河源市市長彭建文曾表示,萬綠湖直飲水水源工程有望在2015年6月完工。如今距離“大限”只有不到一年時間,直飲水工程明年能通廣州嗎?近日,全國政協委員許欽松走訪河源各地,得到的答覆與廣州市水務局丁強今年10月在廣州市政府常務會議上的回應幾乎一致:直飲水工程還在省里走立項程序。
  早在1993年,河源市就提出用管道將萬綠湖優質水資源直接輸往珠江三角洲地區。經過多年的謀劃,從2008年起,河源先後與深圳、東莞、廣州、惠州等珠三角城市簽訂了直飲水項目合作協議。為何“倒騰”多年?這個惠民工程卻連項目都立不來?河源方面向許欽松訴苦,河源每年只有19.5億立方米的用水配額,光是河源自用就已經“捉襟見肘”,根本沒有額外的用水指標再對外輸水。這是直飲水工程多年未能推進的主要原因。
  卡在何處
  用水指標阻礙了工程推進?
  林旭鈿:其實廣州河源兩家早就談好了
  “板子”似乎都打在了當初負責制定用水配額的主管單位——廣東省水利廳身上。根據2008年廣東省水利廳出台的《東江流域水資源分配方案》,廣東省東江流域供水所涉及的每個行政區域(包括廣州、深圳、東莞、惠州四個直飲水受水城市)都設定了固定的用水配額,其中河源在正常來水年只能獲得17.63億立方米的水量,廣州獲得13.62億立方米水量。廣東省水利廳黨組書記、廳長林旭鈿向許欽松回應稱,從東江水資源流域保護和可持續發展的角度,這種分配方式還是相當合理的。“東江一年來水量只有280億立方米,根據科學研究,東江豐水期可用水量只有106億立方米,目前用水量已經達到33%,遠超國際上25%的標準,而且為了把咸潮壓下去,我們還要保證東江出海水量,流域的工農業污水,也要靠一定水量去凈化。”林旭鈿說,“當初分水的時候,沿線幾乎所有城市都有意見,覺得自己分少了,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水科院水資源所名譽所長王浩當時說,這才是分水的最高境界,大家都有意見,證明相對公平。”
  對於河源方面認為,因為用水指標不夠而難以推進直飲水工程。林旭鈿坦言,這種信息“不准確”,“現在水的指標全分下去了,據我們瞭解,深圳東莞等城市用水量也是符合既定的用水規模,各市要搞建設得自己從碗里去解決問題,如果河源說不夠,我們要從其他城市分水,也不現實。”而且關於“用水指標”其實對直飲水工程早已“不是問題”。據瞭解,河源此前與廣州簽訂直飲水協議,承諾每年向廣州輸送2億立方水,林旭鈿向許欽松透露,其實目前河源跟廣州已經達成共識,廣州靠調整東西北江的水資源拿出一個億的用水指標,河源通過節省農業用水也拿出一個億,“前段時間,他們兩家(廣州和河源)當著建華市長面說,我們一個億他們一個億,都商量好了,用水指標其實根本不是問題。”
  坦言難處
  直飲水工程到了哪一步?
  林旭鈿:河源拿不出錢還在“紙上談兵”
  雖然已經有了初步構思,但在廣東省水利廳廳長林旭鈿看來,直飲水工程仍然是遙不可及,“兩年內想都不用想,2016年能動工已經是超尋常。”哪怕是面對全國政協委員許欽松,他也毫不諱言。“外界總是說,如今直飲水工程已在省里走立項程序,其實這說法不准確。”廣東省設計研究院副總工程師林振勛說,“直飲水工程要推進首先必須編撰項目建議書,然後才能到省里立項,再過後是可行性報告還有初步設計報告,這一切完了後才能施工;目前的進度是,河源方面連項目建議書都還沒完成。”
  林旭鈿向許欽松坦言,現在主要問題還是出在河源的財力上,“在(直飲水)項目沒有審批,業主沒定,投資主體還沒有建立之前,河源財政必須先拿出約7億資金來做勘測設計完成項目建議書,這筆錢河源拿不出來,光是口頭呼籲再放五年也是紙上談兵。”據透露,目前廣州和河源之間在直飲水工程方面僅僅停留在意向協議上,具體到管道建設資金該如何承擔,具體管道路線分佈,雙方至今沒有形成白紙黑字的協議。
  許欽松
  對話
  林旭鈿
  沒有政府的強力推動
  直飲水項目落不了地
  許欽松(以下簡稱“許”):既然目前直飲水工程面臨如此多困難?該如何破局?
  城市的積極性相當重要
  林旭鈿(以下簡稱“林”):我先給您舉一個例子,澳門之前也提出缺水,需要從珠海橫琴增加供水管道,澳門相當有積極性,提出通過橫琴的第四供水管道,設計概算全部由澳門承擔,委托珠海市政府實施;至於跨西江部分管道珠海也有供水任務,澳門提出承擔40%的費用。珠海說我60%也拿不出來啊,澳門說我免息借給你,雙方一拍即合,工程推進也很快。所以直飲水工程要破局,城市之間的積極性相當重要。
  許:現在幾個城市推進直飲水的積極性如何?
  四個受水城市態度不一
  林:坦白說,目前幾個受水城市對直飲水的態度不一。惠州明確表態說不要(直飲水);深圳說,只要你給我我就要,深圳是缺水型城市,通直飲水是從戰略儲備角度考慮;東莞的態度是,政府不干預市場說了算。而廣州則是一直希望能在這方面有所探索。所以我覺得,沒有政府的強力推動,直飲水項目是落不了地的。
  許:河源為了保護萬綠湖發展犧牲了很多,省里的補償是否能提高點?
  沒補償之前財政會支持
  林:不可否認,河源對生態建設作出了巨大貢獻,也是社會普遍認可的。省里未來也建立一些流域生態補償制度,通過生態補償加大對上游的扶持力度。在沒補之前,省財政也會有各種渠道加大對河源的支持,比如財政每年的轉移支付,具體數字不太清楚,但還是占比相當大的。包括一些項目引進,也是有意識向河源傾斜。
  直飲水工程“沉浮史”
  ●2009年6月河源直飲水工程實質性推進,當時河源市委托相關機構,做了一個新豐江水庫直飲水項目研究總報告,並轉給省發改委和水利廳組織評審。專家當時的意見是總體支持,但指出問題仍然比較多,沒有達到水利部的要求,建議重編。
  ●2011年12月 河源市在原來研究報告基礎上稍作改動,又報給了省水利廳和發改委,並委托廣東省設計研究院對報告做評估,該報告提到直飲水工程總投資471個億,其中工程造價就高達349個億,涉及廣州、深圳、東莞一萬多公里管網,而且還沒有包括到家庭的直管線路。由於工程量浩大,省設計研究院所持態度相當謹慎,而且發現該報告所有做必要的勘察設計和一系列的相應工作,再次退回要求河源重新編撰。
  ●2014年 河源市再次委托廣東省設計研究院製作了一份“關於推進‘新豐江水庫(萬綠湖)直飲水項目’的建議和意見”。林振勛說,由於受制於用水指標,研究院建議河源方面放棄原來四個受水城市的直飲水計劃,改為先在廣州做試點(每年向廣州供水2億立方米),並設計了萬綠湖水直供增城的三套方案:其中造價最低的方案也要高達90億。至於水如何從增城運到廣州千家萬戶,研究院也做了兩套方案:一是建兩套供水管網,二是以桶裝水的方式運送到各家各戶。
  何偉傑  (原標題:明年能動工)
創作者介紹

電磁爐

usxahg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