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決賽以1∶7輸給德國隊,毫無疑問是巴西足球史上的恥辱日,這次失利會促使他們進行反思,比如桑巴足球和歐洲足球相比,在某些方面、某種程度上是不是有些落後。但我始終認為,這場比賽不是一場‘正常’的比賽,也絕不是巴西足球真實水平的體現,巴西人對足球的熱愛,更不會因為這場比賽有任何改變。所以,我不希望來巴西學球的中國孩子在思想上產生動搖。”
  今年50歲的遼寧籍前國腳孫賢祿,如今拿著綠卡和太太在聖保羅經商,過著中產階級的生活。他說,自己的夢想還是會和中國足球緊緊聯繫在一起,“幾年前,我還曾經回國想競聘國足主教練呢(南勇主政時期),但那時,錶面上說是競聘主教練,其實已經內定了,我就又回巴西了。如果現在國家隊需要我,我還是義不容辭,哪怕當助理教練也行。關鍵是,我想向國內球員傳達一種巴西足球的理念。當然,最好的辦法,還是國內想學球的孩子到巴西來接受培訓,學習巴西足球的精髓。”
  個體青訓營的挫折經歷
  1998年,孫賢祿帶領雲南紅塔梯隊前來巴西留學,他們是巴西接待的第二批中國足球少年,這支比此前留學巴西的健力寶青年隊在條件方面更加成熟的球隊,3年共打了196場比賽,平均每年60多場,這樣的比賽數量和質量,在國內簡直不可想象。“當時紅塔和聖保羅俱樂部簽了3年合同,我們的梯隊就過來跟著他們一起訓練和比賽,當時卡卡就在聖保羅的梯隊,我們也交過手。後來這批孩子回國打了全運會,創造了雲南足球的歷史(打進決賽圈),隊里還有球員被國少和國青選走。本來前景很好,可以繼續深造的,但結果實在太可惜了。”孫賢祿說。
  “結果可惜”是指雲南紅塔在2003年末代甲A結束時,將俱樂部第二年的中超資格轉賣給重慶力帆,從此退出了中國職業足壇——1997年,紅塔俱樂部成為雲南第一個職業足球俱樂部,但過了6年,紅塔俱樂部逐漸對中國職業足壇失去信心(其自身也多次陷入假球傳聞),終於抽身離去,一線隊和梯隊隨之解散,大家自謀出路。
  被巴西足球深深吸引了的孫賢祿,下決心留在聖保羅,他已經意識到,中國足球的困境不僅僅在於國內職業聯賽的“自我娛樂”,更在於青訓體系眼光的狹窄和整體制度設計方面的落後。
  2004年,孫賢祿和帕爾梅拉斯俱樂部一位股東合作,在巴西建立了一家青訓營,主要招收中國孩子。但這所青訓營並沒有收到預期中的良好效果,4年之後,青訓營就不再招生,而只是保留著一個名號。10年前,中國孩子們每人每年10萬元生活費和訓練費在巴西已經不算寬裕,孫賢祿並不打算藉此賺錢(青訓營的盈利模式並不複雜,一旦發現有潛質的優秀選手可以輸送到職業俱樂部,轉會費則由青訓營和小球員分賬),但導致青訓營關閉的最重要原因,是“當時肯拿出10萬元學費把孩子送到巴西學球的,基本上都是有錢人家的孩子,因為除了10萬元學費,家長還得給孩子準備點兒零花錢,一年下來也得幾萬元,大部分普通老百姓的家庭負擔不起”。
  “有錢人家的孩子不好管”,讓孫賢祿無法鋪平青訓營與巴西足球相融合的軌道,“巴西孩子是真愛足球,但我們青訓營的那些孩子,很多都是來混日子的,十幾歲的孩子背著我抽煙,屢教不改,氣得我想打人。還有幾個孩子把我的車偷偷開出去,撞樹了,好在人沒事,就是一點兒皮外傷。可家長一聽孩子說出事了,馬上就讓他們回家了。從那以後,我就對這批孩子失去信心了,這些人本來就不想踢球,也不可能踢到職業隊。”
  由於當初很難得到中國足協的官方支持,以個人名義成立的海外青訓營無法在選材方面得到保證,只能自生自滅,大批希望出國學球但苦無門路的足球少年,則在國內逐漸消耗掉他們的寶貴青春,直到2010年中國足球反賭掃黑肅貪之後,略顯清明的國內足壇才又重新進行“留學規劃”。有志於職業足球的青少年終於有機會走出國門,先後近百名足球少年來到巴西——但起步階段已經遠遠落後的他們,還是無法承擔“振興中國足球”的重任。
  中國少年開始挖掘巴西足球寶藏
  “據我所知,最近幾年在巴西學球的日本孩子有七八千人了,他們分散在全巴西的近百個俱樂部訓練營里,不管俱樂部是不是有名,有的很小的俱樂部里也能見到日本孩子,而且他們每年都有很多孩子過來。這幾年進不了巴西職業隊的大孩子都回日本了,有的能在J聯賽打主力,踢不上的就去讀書,為以後當教練作准備,這對中國足球來說很有借鑒意義。”孫賢祿雖然好幾次告訴記者“對中國足球很有信心”,但現實是,薄弱的基礎導致中國足球很難在短期內再完成“衝出亞洲”的宏願,“現在我去看巴西俱樂部青訓營的小孩子比賽,發現日本的那些孩子,經過五六年巴西足球的熏陶,除了長相還是東方人,從語言到品性到技術能力再到比賽作風,已經完全巴西化了,中國同齡孩子還做不到這一點。所以,等這批小孩成長起來,在亞洲範圍內我們想贏日本還會非常非常困難,別看巴西隊和日本隊在這次世界杯上都輸得很慘,但我們還是沒法兒和人家比。他們輸球可能有各種各樣的原因,但沒有方向上的失誤,所以他們可以長期穩定在一個高水平。”
  或許能讓中國球迷感到一些安慰的是,如今在巴西已經可以找到中國足球長期堅守的陣地——本屆世界杯決賽之後,山東魯能在聖保羅州建立的體育培訓中心就要正式掛牌,這是中國足球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海外足球基地。山東魯能U14到U17四支梯隊的百餘名小球員,將在這裡接受原汁原味的巴西足球培訓。
  “這個基地是去年完成資產收購的,世界杯小組賽期間租給洪都拉斯隊當大本營,現在除了中方管理團隊的幾個工作人員,30多名雇員都是當地人,其中所有的教練都是巴西當地教練,最終可能要有20多人。”山東魯能俱樂部海外計劃負責人告訴記者,“我們足校U15的梯隊會是第一批學員,他們7月16日就到基地報到。另外,U16的國少隊也會同期在這裡進行兩周的強化集訓,他們要和當地的同齡人打10場非正式的熱身賽,可以說,中國足球和巴西足球的交集,會在這裡逐漸擴大。”
  從魯能巴西基地向北約200公里的里貝朗市,同樣駐扎著一批來自中國的足球少年——如今在國內征戰乙級聯賽的河北精英俱樂部,已經先後派遣了3批球員來這裡培訓,“這裡訓練條件非常好,有他們的職業隊,還有各級梯隊,另外還有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青少年球隊過來訓練,交流起來非常方便,孩子們在這裡進步非常大,比國內訓練的效果好很多。”精英俱樂部總經理、前國腳徐弢告訴記者,“融入巴西足球氛圍其實很簡單,我們的孩子開始比較封閉,但時間一長就放開了,和當地人交流非常好,因為我們一直在告訴隊員,首先要融入當地的環境,特別是學習巴西當地的文化,如果他們文化課考試不合格的話,教練根本不讓他們參加訓練和比賽。”
  因此,和20年前的健力寶青年隊相比,中國足球從本屆世界杯開始嘗試挖掘巴西的足球寶藏——儘管百餘名小球員更像是一批先行者,中國足球也很難因為他們的成功而徹底改變自身的面貌,但這種難能可貴的嘗試,或許會在足球王國引發一波屬於中國足球少年的創業潮流。
  本報里約熱內盧7月12日電  (原標題:中國足球少年開啟第二波巴西創業潮)
創作者介紹

電磁爐

usxahg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